中国好诗歌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诗歌热线:13598556799
QQ:332281666 571293999

最美诗歌
您当前位置:中国好诗歌 >> 诗歌鉴赏 >> 最美诗歌 >> 浏览文章

中国好诗歌榜【之二】

发布时间:2014-5-20 15:09:10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中国好诗歌榜【之二】

 

本网总编徐涛辑录

 

 

 

 

 

断 章/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断章》是新月派代表诗人卞之琳的作品,写于193510月,原为诗人一首长诗中的片段,后将其独立成章,因此名之为《断章》。这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文字简短,然而意蕴丰富而又朦胧的著名短诗,在读者中产生了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断章》的主旨曾引起歧义的理解。开始有人认为,这首诗的关键在于装饰一词,表现了一种人生的悲哀。诗人卞之琳自己撰文否定了这种看法。他说:“‘装饰的意思我不甚着重,正如在《断章》里的那一句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的意思也是着重在相对上。

 

 

 

/冯至

 

 

我的寂寞是一条蛇,

静静地没有言语。

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不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

它想那茂盛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影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轻轻走过;

它把你的梦境衔来了,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

 

冯至(1905—1993)是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学者、翻译家,1927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昨日之歌》,在诗歌界反响甚大,被鲁迅誉为中国最为杰出的抒情诗人。这首《蛇》是冯至早期作品中的代表作。这首诗,妙处在虚与实、静与动、散与韵之间的相互结合,思念、寂寞本是虚物,化成蛇、化成花朵,虚的情思化成虚的乡思,实的乌发成了实的草原,虚实之间没有了界限,似乎万事万物在情爱的世界里,浑然成为了一体。同时,第一、二节描述了一种静态的思念,第三节中,化身为蛇的寂寞居然侵入了梦境,衔来了花朵,也便如同画龙点睛一般飞跃起来,也使这首小诗如同被点了眼睛一般,登时灵动了起来。再有,这首小诗是自由体,具有的特点,同时冯至又在每节内部用ABAB韵,同时每节换韵,既使诗歌显得灵动活泼,也使诗歌如果穿着一袭华丽整齐的衣裙,在爱情的草原上跳舞。

 

 

 

 

草木篇/流沙河



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

——唐:白居易




她,一柄绿光闪闪的长剑,孤伶伶地立在平原,高指蓝天。也许,一场暴风会把她连根拔去。但,纵然死了吧,她的腰也不肯向谁弯一弯!



他纠缠着丁香,往上爬,爬,爬……终于把花挂上树梢。丁香被缠死了,砍作柴烧了。他倒在地上,喘着气,窥视着另一株树……

仙人掌

它不想用鲜花向主人献媚,遍身披上刺刀。主人把她逐出花园,也不给水喝。在野地里,在沙漠中,她活着,繁殖着儿女……



在姐姐妹妹里,她的爱情来得最迟。春天,百花用媚笑引诱蝴蝶的时候,她却把自己悄悄地许给了冬天的白雪。轻佻的蝴蝶是不配吻她的,正如别的花不配被白雪抚爱一样。在姐姐妹妹里,她笑得最晚,笑得最美丽。

毒菌

在阳光照不到的河岸,他出现了。白天,用美丽的彩衣,黑夜,用暗绿的磷火,诱惑人类。然而,连三岁孩子也不去睬他。因为,妈妈说过,那是毒蛇吐的唾液……



《草木篇》作者流沙河,原名余勋坦,1931年生,四川金堂县人。1948年开始写作诗歌、小说。著有诗集《农村夜曲》、《告别火星》、《流沙河诗集》、《游踪》、《故园别》等。流沙河的诗歌成就主要表现在蒙难之际和复出之后。前者有《故园九咏》、《情诗六首》、《梦西安》等,大都写真实人生,在困苦中追思美好,在劫难中倾诉忠诚,在抑郁中畅想未来,带有明显的自传色彩。这类诗把直率和含蓄、柔婉和刚毅融为一体,给人以质朴自然之美。后者有短诗《焚书》、《归来》、《故园别》及长诗《太阳》、《老人与海》、《一个知识分子赞美你》等。短诗回顾既往,总结人生经验,诗中不无苦涩;长诗则沟通历史与现实,进行深刻反思,知识性与哲理性明显加强。

《草木篇》是一组托物言志的散文诗。诗人通过对五种植物的描绘,借以隐喻一些人在现实生活中的立身处世之道。借写草木歌颂生活中的真善美,也鞭挞立身处世中的假丑恶,表达了作者的“善恶之心、坦诚太度和刚直人格”。

 

 

 

 

呵,有一只鹰/曾卓

 

 

呵,在蓝得透明的天空中

有一只鹰在飞翔

它飞得那么高呵

白云紧贴着它的翅膀

 

呵,俯望着闪光的彩色的大地

鹰在高空中自由地盘旋

它的健壮的翅膀能够飞得多远

就有着多么辽阔的蓝天

 

呵,鹰,蓝天的骑士

你也有你的歌么

更高更高地飞吧,鹰

生命的歌要唱得更响,更响

 

呵,有一只鹰在高飞

怀着真正的鹰的心

它的翅膀有时牵引着狂风暴雨

有时驮负着阳光白云

 

 

诗中的鹰是一位健朗、积极、无畏的勇者的化身。作者在构思立意上运用了象征手法。作者借鹰这个形象表达了自己的人生期许:永远地追求理想,勇敢地挑战生活,无限地释放自己生命的激情,实现更高远的生命状态。

 

 

 

成功的花/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 当初它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这是一首励志诗。言近旨远,其意自明。

 

 

 

苹果树下/   

 

 

        苹果树下那个小伙子,

  你不要、不要再唱歌;

  姑娘沿着水渠走来了,

  年轻的心在胸中跳着。

  她的心为什么跳啊?

  为什么跳得失去节拍?……

 

 

  春天,姑娘在果园劳作,

  歌声轻轻从她耳边飘过,

  枝头的花苞还没有开放,

  小伙子就盼望它早结果。

  奇怪的念头姑娘不懂得,

  她说:别用歌声打扰我。

 

 

  小伙子夏天在果园度过,

  一边劳动一边把姑娘盯着,

  果子才结得葡萄那么大,

  小伙子就唱着赶快去采摘。

  满腔的心思姑娘猜不着。

  她说:别象影子一样缠着我。

 

 

  淡红的果子压弯绿枝,

  秋天是一个成熟季节,

  姑娘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是不是挂念那树好苹果?

  这些事小伙子应该明白,

  她说:有句话你怎么不说?

 

 

  ……苹果树下那个小秋子,

  你不要,不要再唱歌;

  姑娘踏着草坪过来了,

  她的笑容里藏着什么?……

  说出那句真心的话吧!

  种下的爱情已该收获。

 

 

《苹果树下》热情地赞美了一对哈萨克青年男女在共同劳动中结成的美好爱情。诗开头的小节选取了一个饶有兴趣的片段:一个小伙子在苹果树下唱起了动人的情歌,等待他心爱的姑娘“沿着水渠走来了”歌声诱姑娘的心“跳的失去节拍”。接着的三个小节,追述了小伙子和姑娘相爱的过程。春天,他们同在一个苹果园里劳作,播下了爱情的种子,而经过夏天的精心培育,到了秋天,爱情和苹果同时成熟。而最后的一个小节承接开头的细节:在歌声中“姑娘踏着草坪过来了”笑容满面的来到小伙子身边,希望小伙子说出“那句真心话”因为“种下了爱情已该收获”。

 

 

 

南虎/牛 汉


 

  在桂林
  小小的动物园里
  我见到一只老虎。


  我挤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中,
  隔着两道铁栅栏
  向笼里的老虎
  张望了许久许久,
  但一直没有瞧见
  老虎斑斓的面孔
  和火焰似的眼睛。
  

    笼里的老虎
  背对胆怯而绝望的观众,
  安详地卧在一个角落,
  有人用石块砸它
  有人向它厉声呵斥
  有人还苦苦劝诱
  它都一概不理!


  又长又粗的尾巴
  悠悠地在拂动,
  哦,老虎,笼中的老虎,
  你是梦见了苍苍莽莽的山林吗?
  是屈辱的心灵在抽搐吗?
  还是想用尾巴鞭打那些可怜而可笑的观众?


  你的健壮的腿
  直挺挺地向四方伸开,
  我看见你的每个趾爪
  全都是破碎的,
  凝结着浓浓的鲜血!
  你的趾爪
  是被人捆绑着
  活活地铰掉的吗?
  还是由于悲愤
  你用同样破碎的牙齿
  (听说你的牙齿是被钢锯锯掉的)
  把它们和着热血咬掉……
  

    我看见铁笼里
  灰灰的水泥墙壁上
  有一道一道的血淋淋的沟壑
  象闪电那般耀眼刺目!


  我终于明白……
  我羞愧地离开了动物园。


  恍惚之中听见一声
  石破天惊的咆哮,
  有一个不羁的灵魂
  掠过我的头顶
  腾空而去,
  我看见了火焰似的斑纹
  和火焰似的眼睛,
  还有巨大而破碎的滴血的趾爪!



《华南虎》作者牛汉,原名史成汉,1923年生,山西定襄县人。牛汉擅于写在生命的扭曲中那不屈的灵魂。《华南虎》为华南虎构筑的,也是一个扭曲生命的环境。它本属于大山与森林,属于大自然的自由的儿子,却被囚禁在铁笼里,供人观看、呵斥、捉弄。这既是现实性的描述,又是超现实的喻指。诗人把环境典型化,把虎人化,以此来写一个不屈的生命,来展示一个执着的灵魂。虎,在这里成了生命与灵魂的符号,铁笼恰是邪恶与困厄的象征,正是它扭曲了原本属于旷野、属于深山、属于野性的生命;也正是在这扭曲中,这生命才爆发出更大的能量,显示出更顽强的意志,更崇高的灵魂。生命之火在暗夜中显示出更加灿烂的光彩;灵魂之光在苦难中得到令人惊异的升华。诗人把充满哲理的思索和充满激情的想象,把自己的人生体验,影印到处于困厄之中的华南虎身上,控诉了制造苦难历史的十年浩动,嘲讽了冷漠与麻木的围观者,颂赞了顽强的生命,同时也倾诉了自己炽热的情感。(摘自《中诗网》) 

 

 

 

纪念碑/江 河



   我常常想

  生活应该有一个支点

  这支点

  是一座纪念碑



  天安门广场

  在用混凝土筑成的坚固底座上

  建筑起中华民族的尊严

  纪念碑

  历史博物馆和人民大会堂

  像一台巨大的天平

  一边

  是历史,是昨天的教训

  另一边

  是今天,是魄力和未来



  纪念碑默默地站在那里

  像胜利者那样站着

  像经历过许多次失败的英雄



  在沉思

  整个民族的骨骼是他的结构

  人民巨大的牺牲给了他生命

  他从东方古老的黑暗中醒来

  把不能忘记的一切都刻在身上

  从此

  他的眼睛关注着世界和革命

  他的名字叫人民



  我想

  我就是纪念碑

  我的身体里垒满了石头

  中华民族的历史有多麽沉重

  我就有多少重量

  中华民族有多少伤口

  我就流出了多少血液



  我就站在

  昔日皇宫的对面

  那金子一样的文明

  有我的智慧,我的劳动

  我的被掠夺的珠宝

  以及太阳升起的时候

  琉璃瓦下紫色的影子

  ——我苦难中的梦境

  在这里



  我无数次地被出卖

  我的头颅被砍去

  身上还留着锁链的痕迹

  我就这样地被埋葬

  生命在死亡中成为东方的秘密



  但是

  罪恶终究会被清算

  罪行终将会被公开

  当死亡不可避免的时候

  流出的血液也不会凝固

  当祖国的土地上只有呻吟

  真理的声音才更响亮

  既然希望不会灭绝

  既然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

  真理就会把诅咒没有完成的

  留给了枪

  革命把用血浸透的旗帜

  留给风,留给自由的空气

  那麽

  斗争就是我的主题

  我把我的诗和我的生命

  献给了纪念碑

 

 

徐涛点评

江河,原名于有泽,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的诗人。朦胧诗派主要代表诗人之一。生于北京,祖籍河北涿州,现居美国。1980年在《上海文学》第五期发表处女作《星星变奏曲》,引起诗坛注意;1985年在《黄河》第1期发表了大型组诗《太阳和他的反光》,将当时初见端倪的寻根史诗热推向一个高潮。特别是发表于l980年第l0期《诗刊》上的《纪念碑》一诗,荣获1979-1980年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曾让一个本名叫江河的诗人,因他而不得不改名叫欧阳江河(1956年生,四川人)
  江河是一个爱书如命的人。他置放整齐的玻璃书橱总上着锁,且赫然写着概不外借。他常以书橱为家,以沙发为床,以烟、书和音乐充饭食。他差不多每天都要在书房里憋到半夜,甚至通宵达旦。已故作家,他的前妻蝌蚪曾这样描述。据说,他的CD光盘的收藏量已超过三千碟,而且绝无盗版。
  在诗歌的经营上,江河的观点是:得有纪念碑,有殿堂,那是主体;但也要有配房,有回廊,还要有花坛什么的,甚至还得有花草的点缀,那样才成格局。江河的诗有很强的史诗意识,他说:我认为诗人应当具有历史感,使诗走在历史的前面……也把自己融入其中。《纪念碑》一诗,便体现了作者的这一诗学主张。
  一般认为,朦胧诗体是来自西方的舶来品;起源于十九世纪欧洲的象征诗派。我国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的诗怪李金发,留学时期深受法国象征诗派的影响,出版的《微雨》、《食客与凶年》、《为幸福而歌》等诗集,绝大部分诗作令读者不明所以。当然,我们如今所说的朦胧诗派,与西方超现实的象征诗派还是迥然有别的。朦胧诗派在我国的萌芽是在文革时期,产生于知青地下文学的隐性写作中。朦胧诗一词,较早的提法出现在章明的《令人气闷的朦胧(载于1980年第8期《诗刊》)一文。当时带有贬义色彩。文中说:少数作者大概是受了矫枉过正和某些外国诗歌的影响,有意无意地把诗歌写得十分晦涩、怪僻,叫人读了几遍也得不到一个明确的印象,似懂非懂,半懂不懂,甚至完全不懂,百思不得其解。……我对上述一类的诗不用别的形容词,只用朦胧二字;这种诗体,也就姑且名之为朦胧体吧。后来,经过食指、北岛、江河、舒婷、顾城、梁小斌、杨炼等一批优秀诗人的努力,在全国诗坛掀起了影响深远的朦胧诗潮,并获得评论家的广泛关注和好评,被誉为一种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孙绍振)。
  《纪念碑》是江河的代表作,是一首响亮的、宜于朗诵、颇能够增强民族自信心的诗,这是不可多得的。但它又具备朦胧诗的一般特点、特色。
  一般来说,朦胧诗的主要特征就是含蓄,抑或晦涩(有其不透明性和多义性)。即有较深邃的思想内容,但表现手法隐晦曲折,经反复品赏,方能悟之。或者是思想颓废,寄意虚幻,文思闪烁,无迹可求。以致有人宣称:不屑于作时代精神的号筒不屑于表现自我感情世界以外的丰功伟绩回避……我们习惯了的人物的经历、英勇的斗争和忘我的劳动场景而是追求生活溶解在心灵中的秘密,从而,企图将朦胧诗引入歧途。
  应该说,朦胧诗发展到今天,是不容易的。在艺术上亦有可圈可点之处(其对比拟、隐喻、暗示、象征、变形、蒙太奇等手法的创造性运用,至今令人惊叹。)特别是食指的《相信未来》、江河的《纪念碑》、北岛的《回答》、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顾城的《一代人》等大量思想、艺术价值很高的作品涌现,将朦胧诗推向一个具有积极意义的新的高度。
  《纪念碑》一诗,在表现手法上,主要采取象征、暗示或隐喻的修辞手法,将纪念碑中华民族人民同一化、个性化,借以抒发豪情,激励人生。诗人开篇即视纪念碑为生活的一个支点、中华民族的尊严的一种象征。即以纪念碑作为链接历史现实未来的纽带。接着,诗中写道:纪念碑默默地站在那里/像胜利者那样站着/像经历过许多次失败的英雄/在沉思/整个民族的骨骼是他的结构/人民巨大的牺牲给了他生命/他从东方古老的黑暗中醒来/把不能忘记的一切都刻在身上/从此/他的眼睛关注着世界和革命/他的名字叫人民//我想/我就是纪念碑/我的生命里垒满了石头/中华民族的历史有多么沉重/我就有多少力量/中华民族有多少伤口/我就流出过多少血液……”。至此,纪念碑——中华民族——人民——这四个意象已巧妙地完成了概念上的转换与同化,融合与统一。这是对传统的阅读习惯的一种挑战。但经过作者用我常常想……”我想……”来引领读者的目光与思维,并通过直抒胸臆的、激情厚重的语言,传达了诗人那黄钟大吕般的心音。虽然如此,这首意象繁复、蕴含丰厚而笔法高妙的诗,非三复读之而不能得其精髓。
  《纪念碑》一诗,全诗较长,好在节奏明快、铿锵有韵,读来甚是过瘾。如诗中末尾一节:“……罪恶终究会被清算/罪行终将会被公开/当死亡不可避免的时候/流出的血液也不会凝固/当祖国的土地上只有呻吟/真理的声音才更响亮/既然希望不会灭绝/既然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真理就会把诅咒没有完成的/留给枪/革命把用血浸透的旗帜/留给风,留给自由的空气/那么/斗争就是我的主题/我把我的诗和我的生命/献给了纪念碑。这一大节高亢激越、振奋人心的诗句,熔议论、抒情、哲理与奇思于一炉(形象思维的介入,避免了文字的枯燥),情绪饱满、意气昂扬,非常富有感染力和说服力,读之让我们顿感眼前一片光明、无限光明!
 
这首诗,朦胧而不晦涩,含蓄并不诡异;立意高远,抒写大气,意象奇伟,境界超拔,并有深入历史、深入灵魂的沧桑、豪迈之感,艺术手法也臻至完美,不愧为朦胧诗的一首代表之作。

摘自徐涛诗文集《文学的印痕》(海风出版社)

 

 

 

小草在歌唱/雷抒雁

——悼女共产党员张志新烈士
 

    

  风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尘土,

  把罪恶埋葬!

  雨说:忘记她吧!

  我已用泪水,

  把耻辱洗光!



  是的,多少年了,

  谁还记得

  这里曾是刑场?

  行人的脚步,来来往往,

  谁还想起,

  他们的脚踩在

  一个女儿、

  一个母亲、

  一个为光明献身的战士的心上?



  只有小草不会忘记。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渗进土壤;

  因为那殷红的血,

  已经在花朵里放出清香!



  只有小草在歌唱。

  在没有星光的夜里,

  唱得那样凄凉;

  在烈日暴晒的正午,

  唱得那样悲壮!

  象要砸碎焦石的潮水,

  象要冲决堤岸的大江……



  

  正是需要光明的暗夜,

  阴风却吹灭了星光;

  正是需要呐喊的荒野,

  真理的嘴却被封上!

  黎明。一声枪响,

  在祖国遥远的东方,

  溅起一片血红的霞光!

  呵,年老的妈妈,

  四十多年的心血,

  就这样被残暴地泼在地上;

  呵,幼小的孩子,

  这样小小年纪,

  心灵上就刻下了

  终生难以愈合的创伤!



  我恨我自己,

  竟睡得那样死,

  象喝过魔鬼的迷魂汤,

  让辚辚囚车,

  碾过我僵死的心脏!

  我是军人,

  却不能挺身而出,

  象黄继光,

  用胸脯筑起一道铜墙!

  而让这颗罪恶的子弹,

  射穿祖国的希望,

  打进人民的胸膛!

  我惭愧我自己,

  我是共产党员,

  却不如小草,

  让她的血流进脉管,

  日里夜里,不停歌唱……



  

  虽然不是

  面对勾子军的大胡子连长,

  她却象刘胡兰一样坚强;

  虽然不是

  在渣滓洞的魔窟,

  她却象江竹筠一样悲壮!

  这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社会主义中国特殊的土壤里,

  成长起的英雄

  ——丹娘!



  她是夜明珠,

  暗夜里,

  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死,消灭不了她,

  她是太阳,

  离开了地平线,

  却闪耀在天上!



  我们有八亿人民,

  我们有三千万党员,

  七尺汉子,

  伟岸得象松林一样,

  可是,当风暴袭来的时候,

  却是她,冲在前边,

  挺起柔嫩的肩膀,

  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我曾满足于——

  月初,把党费准时交到小组长的手上;

  我曾满足于——

  党日,在小组会上滔滔不绝地汇报思想!

  我曾苦恼,

  我曾惆怅,

  专制下,吓破过胆子,

  风暴里,迷失过方向!



  如丝如缕的小草哟,

  你在骄傲地歌唱,

  感谢你用鞭子

  抽在我的心上,

  让我清醒,

  让我清醒,

  昏睡的生活,

  比死更可悲,

  愚昧的日子,

  比猪更肮脏!



  四

  就这样——

  黎明。一声枪响,

  她倒下去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祖国大地上。



  她的琴吧?

  那把她奏出过欢乐,

  奏出过爱情的琴呢?

  莫非就比成了绝响?

  她的笔呢?

  那支写过檄文,

  写过诗歌的笔呢?

  战士,不能没有刀枪!



  我敢说:她不想死!

  她有母亲:风烛残年,

  受不了这多悲伤!

  她有孩子:花蕾刚绽,

  怎能落上寒霜!

  她是战士,

  敌人如此猖狂,

  怎能把眼合上!



  我敢说:她没有想到会死。

  不是有宪法么?

  民主,有明文规定的保障;

  不是有党章么,

  共产党员应多想一想。

  就象小溪流出山涧,

  就象种子钻出地面,

  发现真理,坚持真理,

  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她却被枪杀了,

  倒在生她养她的母亲身旁……

  法律呵,

  怎么变得这样苍白,

  苍白得象废纸一方;

  正义呵,

  怎么变得这样软弱,

  软弱得无处伸张!

  只有小草变得坚强,

  托着她的身躯,

  托着她的枪伤,

  把白的,红的花朵,

  插在她的胸前,

  日里夜里,风中雨中,

  为她歌唱……



  

  这些人面豺狼,

  愚蠢而又疯狂!

  他们以为镇压,

  就会使宝座稳当;

  他们以为屠杀,

  就能扑灭反抗!

  岂不知烈士的血是火种,

  插出去,

  能够燃起四野火光!



  我敢说:

  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

  红日,

  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

  我敢说,

  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

  地球,

  也会失去分量!



  残暴,注定了灭亡,

  注定了四人帮的下场!



  你看,从草地上走过来的是谁?

  油黑的短发,

  披着霞光;

  大大的眼睛,

  象星星一样明亮;

  甜甜的笑,

  谁看见都会永生印在心上!



  母亲呵,你的女儿回来了,

  她是水,钢刀砍不伤;

  孩子呵,你的妈妈回来了,

  她是光,黑暗难遮挡!

  死亡,不属于她,

  千秋万代,

  人们都会把她当作榜样!



  去拥抱她吧,

  她是大地女儿,

  太阳,

  给了她光芒;

  山岗,

  给了她紧强;

  花草,

  给了她芳香!

  跟她在一起,

  就会看到希望和力量……

  

 

这是一首浅显易懂,给人力量的诗歌!

 

 

 

桃花扇/洪烛

 


这把祖传的扇子
注定是属于秦淮河的,秦淮河畔的桃花
开得比别处要鲜艳一些
你咳在扇面上的血迹
是额外的一朵

风是没有骨头的,你摇动的扇子
使风  有了骨头

这条河流的传说
注定与一个女人有关
扇子的正面与背面
分别是夜与昼、生与死、爱与恨
是此岸与彼岸。你的手不得不
承担起这一切,夜色般低垂的长发
成了秦淮河的支流


水是没有骨头的,你留下的影子
使水  有了骨头

 

你的扇子是风的骨头
你的影子是水的骨头,至于你的名字
是那一段历史的骨头


别人的花朵轻飘飘
你的花朵沉甸甸

 

   
洪烛的诗一向以大气磅礴著称,而这首《桃花扇》却刚柔相济,有怜惜,有赞美,有哀叹。如此背景错综复杂的故事,在洪烛的笔下,仅用寥寥二十行便深刻厚重的承载了一段刻入历史的爱情,而李香君的名字也成为一段历史的骨头。这首小诗我读过多遍,它的写作技巧并不新颖,是传统唯美的写法,通俗易懂,且信手掂来,但柔美中有风骨,且每读一遍都给我新的惊叹,耳目一新的感受。一首诗歌如何有力量做到亘古常新?这是一个谜。我曾多次研究过这首诗,所用的词语都是我们常用的词汇,可经过洪烛的排列组合后却能够穿越时空和历史。我的感觉,这是用骨头写出来的诗,才会有这般骨气和浸润,硬朗又不会被时间风化和腐蚀,即使再过几十年,依然值得一读再读。

 

 

 

 
名家推荐
    最美诗歌
    [推荐]诗人万方俊的诗歌《把月光捧在胸
    [推荐]王大民的诗歌《那年整个夏天》
    [推荐]万方俊诗歌《黄河最美》
    [推荐]古代十大情诗赏析
    [推荐]中国古典诗歌100首评析
    [推荐]中国好诗歌榜【之二】
    [推荐]陈峻峰新诗近作
    [推荐]中国好诗歌榜【之一】
    给芭蕉客徐涛【诗/陈有才】
    [推荐]民刊诗话(外三首)/芭蕉客(徐涛)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 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中国好声音网
    © CopyRight 2012 中国好诗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收录作品版权为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技术支持:信阳时代网联  备案号:豫ICP备12019369号
    豫公网安备 41150202000016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诗歌热线
    13598556799